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20年09月16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第八版:市井
2020年09月16日

百合花盛开了

阅读量:2769    本文字数:2633

 ◎杨爱国

1982年7月,作为省表彰高校“三好学生”,我未能留在城里,而被分配到偏僻的东台县第二中学任教。因为家境贫寒,家人整天担心我这个“穷叫叫儿”会打光棍,急着到处张罗着为我找对象。我的大学老师同事都热心帮助介绍,可我头脑里一根筋,一个都不想见面。

1984年秋,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和嘉萍相遇、相识、相爱。那一天,我到新曹中学办事,第一次遇见了她。她戴着一副眼镜,扎着两把辫子,穿着一身灰色布衣,那种温文尔雅、娴静庄重的举止,一下子吸引了我。从此我一改过去谁也不见的态度,认认真真去追寻这份感情。在苦苦追寻了半年后,终于有了第一次单独和她见面的机会。我告诉她,我很喜欢她,同时也坦白告诉她自己家境一贫如洗,连一根筷子的财产都没有,有的只是一个年老体弱多病的母亲。她不但没有嫌弃,反而把她喜欢我的心情告诉了我,并说看中的不仅仅是我的外表,更重要的是我这颗善良的心。还说,“你的母亲就是我的母亲!”那一刻,我就决定要把一生交给她,全身心为她付出。

嘉萍从小体质就较弱,在我认识她一个星期后,她感冒了。那次感冒反反复复,从乡镇医院到县、市医院,用了当时最好的药物,可就是不见好转,常常咳得呕吐……看她那么痛苦,我心疼不已。我决定和她领结婚证,这样就可以白天夜里照顾她而不怕别人闲言碎语。两年的时间,我们虽然没有享受到热恋情人的那种轻松快乐,但我们却经受住了爱情的考验,心灵交融为一体……终于,她的病在省城一个老中医那里得到了很好的治疗,渐渐好了起来。

从此,我们相互照顾,彼此鼓励,共同商讨如何搞好教学和班级管理。夫唱妇随,琴瑟和鸣,校内外的同事和朋友一致称赞我们是天上的一对,地上的一双。

1987年6月,我报考江苏教院教育管理系。在得知我录取时,她高兴得眼泪直流,她说我是她的骄傲!可习惯了依恋我的她一个人在家怎么办?我实在放心不下,几次有放弃进修的想法。她知道后,一次次说服我,说她一定好好照顾自己,鼓励我珍惜机会,要我放心去学习,她一定把身体养好。

就这样,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她去省城进修,可我的心每时每刻都牵挂着她的冷暖,担心她的身体。千嘱咐万叮咛,要她吃好、睡好、照顾好自己。她也同样每时每刻想着我,无微不至关心着我的一切。两年的时间,我们平均每天有两页纸的信件互诉着相思之情,以及工作学习、生活琐事,关心嘱托、相互鼓励……

我只希望她身体好,神经过敏似地害怕她感冒。孩子出生了,我把“喂”“养”的任务抢下来,千方百计让她多休息,千万不能感冒。

身体的娇弱,并没有阻止她的积极进取。我在南京进修,她在家里教学、自考,两年时间顺利取得南师大汉语言文学大专文凭,同时攻读北外德语大专。2000年,她考进东台中学任教初中语文,羸弱的身体承担着超负荷的运转,起早贪黑,备课上课……有一次,竟晕倒在讲台上。2002年,她又连续低烧六个多月,却一直坚守在讲坛。

这么多年来,虽然身体柔弱,但她工作学习从来不马虎,我们相濡以沫,一起奋斗。我曾多次对她说,我俩的感情不仅仅是夫妻情,而且是兄妹情,是亲情,是柔情……我只要你身体好,不要你的学历,不要你的职称,你身体养好了就是我最大的幸福!可她总是温柔一笑,一方面全身心照顾着家庭和孩子,一方面继续认真学习和工作。2009年,她获得汉语言文学本科毕业证书;2011年,取得中学语文高级教师资格。她教学成绩名列全市前茅,60项教育教学成果在各类刊物发表和获得奖励,被授予“全国基础教育科研工作先进个人”“东台市巾帼岗位明星”等多个荣誉称号。

相爱的那天,以为是永远;准备了永远,却没准备再见。长年超负荷的工作,拖垮了她的身体,2015年6月初她被检查出身患重症。我赶紧约好医生,可她却说高考期间大家都忙,还是等考试结束再去,我依了她。6月9日高考一结束,我们就直奔南京。为她医治疾病,我拼尽全力,拿出所有积蓄,并卖掉教师新村的房子,用最好的进口药物,以减少副作用带给她的痛苦。我还把前来看望她的亲朋好友“挡”在门外,对所有人封锁她的病情。她总是温顺地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。一直到她临走前一个多月的一个下午,她才问我到底是什么情况?此时已实在无法隐瞒,我才原原本本告诉了她的真实病情。她只是平静地说:“我以为还能治好的呢。”或许她此前什么都已知道,只是为了让我心安罢了。

在她最后的日子,我们回到家乡,在医院度过了辛酸忙碌而幸福充实的两个多月。其时,做食管支架、用药物护体,都已经起不到良好效果。她每天24小时不停地咳嗽,有时连咳带吐,特别剧烈,她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。三个多月时间,她只能半斜着躺在软椅上,从脚到腰都肿了,我舍不得,常常在背后流泪。但每时每刻,她的脸上依然挂着微笑,那么从容,那么温柔,让人心醉,让人心痛。我不时为她擦洗、按捏,多少次,她伸出手来,一遍又一遍地轻柔地抚摸着我的脸,眼光里充满了爱与不舍,我知道她舍不得丢下我一个人先走。多少次她轻柔地叮嘱我,要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难过,不要老是回忆过去,不要落泪,要为她而好好地、坚强地活下去。多少次她安慰我说,她很满足、很幸福,嘱我替她多疼爱两个孩子,多陪陪二老,替她多尽孝心……我们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,直到她走前的一分钟。2017年8月1日,嘉萍带着对教育事业和学生深深的热爱,带着我的浓情挚爱,躺在我的怀里走向百合花盛开的地方……

嘉萍走后,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在什么地方,我依然感觉她还在家里,在我的心里。外出的时候,我会告诉她到了哪里、什么时候回来,让她放心;在家的时候,我会每天到她照片前,和她说说话;新装修的房子很大,可我还是喜欢睡在我们曾经住过的房间,因为那里有她的味道;她穿过的衣服、用过的物品我都保留着,见物思情情更浓……无论我在哪里,我都能感受到她与我同在,我依然在心里照顾着她。这样想着,我常常翻看她和我的通信,以及她的备课笔记、写的文章、获奖证书,突然想起最后的日子我和她的一段对话。我说,这么多年,你一直都在认真工作、学习,出了这么多成果,获得了那么多的奖励,真的不容易,我们应该把这些东西整理出一本书。可她说,没有什么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,别人也能做到,我只不过是做了别人同样做的事情,我很普通。当我看到她留下来的几十本备课笔记和那么多文章和证书,我觉得应该做个整理,把她这些年发表和获奖的论文、课件、教案,以及她的教育教学资料编辑成书,书名取自她的一篇文章的标题:《总有春天走向你我》。同时,把我俩30多万字的书信也整理成一本书,书名为《百合花盛开了》。

谨以这两本书表达我对远在天国的妻子的深切怀念和无尽热爱,以及她为教育事业所做的辛勤努力和无私奉献!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