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19年10月09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第八版:市井
2019年10月09日

送 站

阅读量:631    本文字数:1776

◎海 滨

中秋带爱人和孩子回家看望父母,返程时,母亲和弟弟送我们到盐城车站。一路上的情景熟悉而又陌生,二十多年前送站的往事不禁浮现在眼前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,老家还没有通火车,也没有直达北京的长途汽车。每次探亲休假结束,父亲在家门口送别,母亲送我到盐城车站。那时候,母亲风风火火地抢着帮我提行李,到马路边拦车,与司机讨价还价。到了盐城,会带我到餐馆里,不由分说点上我爱吃的,微笑着督促我多吃一点、再吃一点。把我送上车,趁着发车之前的间隙,她跑来跑去,一会儿买来水果,一会儿又买来瓜子、饮料,一会儿再塞给我些钱。汽车发动了,她还要贴着车窗反复叮咛,嗓门能盖过汽车的引擎声。那时候,母亲四十出头,年轻有活力,经常有人误以为是我姐姐;母亲热情开朗,能说会道,总是让司机师傅开心而又无奈地说“行了行了,你看着给几块钱得了。”母亲精力充沛,要强能干,把我包围在浓浓的慈爱之中。那时候,我从未想过,等我乘车离开之后,母亲还要再去拦车赶六十多公里的路独自回家;也从未想过,儿行千里母担忧;更从未想过,我怎样以男子汉的姿态去关爱母亲。

后来,老家有了直达北京的长途汽车;再后来,又通了火车,不需要母亲送我到盐城了。今年中秋,因为老家的车站重建,又需要到盐城乘车。母亲依然执意送我们到车站,不同的不再是送我一个人,而是我的一家三口;不用再站在马路边拦车,而是弟弟开车。许多年没走盐城了,现在的道路宽阔顺畅,不一会儿就到了盐城市区。为时尚早,我们一起来到商场,准备到超市买一些途中吃的喝的。弟说这是盐城最大的商场和超市,我不禁想起母亲是最爱逛商场的,试试这款衣服,照照那套裙子,拈拈这块布料,乐此不疲。在我的记忆中,那时候母亲对街上的商场、商店了如指掌,哪件衣服、哪双鞋袜、甚至哪种毛线、哪种钮扣在哪个商场哪个柜台、什么价格,都能脱口而出,绝不亚于现在的各种地图和导购软件。我跟母亲说,正好可以好好逛逛,您尽管看尽管挑,合适的我给您买。母亲微笑着摇摇头,只是默默地跟着我们转。不觉到了12点多钟,爱人提醒我该吃午饭去车站了。我说,早饭吃得晚,还不饿呢。爱人凑近了对我说,你不饿,妈妈饿不饿?母亲听了,笑着说,没事,不饿。我们让母亲点菜,母亲微笑着摇摇头说,看孩子喜欢吃什么。席间,母亲不怎么夹菜,我们给她夹什么吃什么。母亲看着孙女吃得很欢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到了车站,我对母亲说:您别下车了。我取下行李,向母亲挥挥手道别。母亲打开车窗看着我们,微笑着缓缓轻语:你们慢点儿。就在这一瞬间,我蓦然发觉:母亲变了。如果是过去,母亲一定会迫不及待地下车帮我们提行李,边走边不停地用她那清脆而快速的语气嘱咐:路上要小心,到了打电话,要好好工作,要注意身体,跟老婆说话口声要好,对孩子不要太凶;如果是过去,母亲一定会在商场的各式衣服面前评头论足,不管买不买都要照一照,试一试;如果是过去,母亲一定抢着点菜,不停地给我们夹菜,叮嘱我们多吃一点、再吃一点……

看着佝偻在车座上的母亲,我顿然明白,在每一次送别后,儿女渐渐丰满了羽翼,父母却悄悄长出了白发、多出了皱纹、弯曲了背脊。父母送我们背上书包入学,送我们打起背包参军,送我们走上工作岗位,送我们踏入婚姻的殿堂,送我们到人生的下一个站口——每一次送别,都是让子女独自前行放飞梦想,都会让父母牵肠挂肚翘首以盼;我们在一次次分别后长大,父母在一次次分别中老去。为了让子女追逐梦想自由翱翔,他们把对子女的爱与不舍深深埋藏在心底,一次次忍痛送别放手去爱。一根用爱、牵挂和希冀编织的线,一端系在我们身上,一端紧系他们心头,尽管我们每一次扇动翅膀都牵动着父母的心弦,但无论我们飞得多高多远,他们从不拽线从不言痛,总是默默地等我们落脚,再用无私的爱为我们梳理,给我们滋养,赋予我们再次振翅高飞的力量。

有人说,“我一直以为人是慢慢变老的,其实不是,人是瞬间变老的。”这次送站,我终于领悟了这句话的含义,我们只是在一瞬间发现父母变老的。过去,我们只顾埋头赶路,却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父母的脸庞,没有认真注视过父母的目光,没有认真留意过父母的身影。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,愿天下的儿女在与父母每一次分别之际,记得多一次转身,给父母一个拥抱;在海阔天空之时,记得常回家看看,给父母多一些关爱;在岁月爬满父母额头之前,珍惜与父母一起的时光,莫等将来只能在回忆中搜寻父母年轻的容颜。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