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19年10月09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第八版:市井
2019年10月09日

母亲,来生您不要坚强

阅读量:492    本文字数:2233

 ◎ 徐国均

母亲走了。我始终难以相信这是真的,因为头天早上我在杭州打电话给母亲,您的声音还那么清亮,您是说着笑着与我挂机的呀。母亲走得太急,接到告危电话我即驱车回赶,电闪雷鸣夹着瓢泼大雨,我难受至极似万箭穿心,那是母亲生命的最后一丝灯火熄灭的时刻。我相信最亲的亲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,最后一程没能守候在母亲身旁,是儿永远不能原谅自己的终身遗憾。

还是去年国庆假日期间,母亲查出患有肝门胆管癌,经过上海中山医院、盐城一院医护人员的精准诊断和积极治疗,病情得到有效控制。母亲自己也很乐观,她逢人就说:“一流的医院,一流的医生,一流的护理,一流的关怀。”但终因病魔太恶,最后心肺衰竭,经东台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不幸逝世,享年82岁。

母亲1938年3月3日(农历二月初二)出生于如东县曹埠乡杨泉村一个以运送海货为计的王姓雇农家庭。二月二,俗称龙抬头,似乎预示着母亲一生命运多舛,不同凡人。据长辈说,母亲出生不久,羸弱多病,后寄养到邻村一户老实明理的许姓庄户人家,许夫人既是奶娘又是干妈,这就是我母亲取“王许”双姓的原由。“王许娥”的名字伴我母亲终生,从未改过,这也表明母亲是一个不忘根本、铭记初恩的人。

母亲十四五岁,就积极投身社会主义建设,在曹埠乡从事共青团和妇女工作,并被组织列入培养对象,1957年调到东台,在供电厂从事化验工作。三年自然灾害最困难的时候,她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,义无反顾带头下放到原种场从事生产劳动和会计工作。之后又调到台南公社兽医站任总账会计,在此期间母亲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“文革”期间,担任台南公社教文卫党支部教导员。1971年父亲被提拔到省级机关工作,母亲没有随行,先后在东台曙光服装厂、日用工艺品厂、皮鞋厂、刺绣厂担任负责人。每在一个单位,都能与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团结共事,成为单位职工的主心骨,深受干部职工的爱戴,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。

母亲传奇的一生,平凡中见伟大,坎坷中见刚毅。灵堂悬挂的挽联“意志坚强一生崇善良操美德千秋在;信仰坚定一心为公亮节高风万古存”是最好的写照。

母亲最鲜明的性格是坚强。1975年9月13日,我们的父亲英年早逝,那年我奶奶73岁,哥哥17岁,我15岁,妹妹国蓉7岁。时年37岁的母亲没有丢下我们老小,用她的刚强和坚毅把年迈的奶奶、年幼的妹妹,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团到一起,母亲就像一把巨伞,为全家遮风挡雨,用单薄、多病,甚至苦难的身躯撑起了这个家,让我们能够尊严地生活,健康地成长。因母亲的悉心照料,才有奶奶晚年的幸福。母亲默默付出,抚育我们兄妹三人上学、工作、成家。我们立业了,母亲老了;曾孙辈们活蹦乱跳了,母亲却步履维艰了。母亲的坚强还突出表现在她与病魔的抗争上。1985年母亲患了乳腺癌,1989年患甲状腺肿瘤,2006年另一侧乳腺又患了恶性肿瘤,2018年患肝门胆管癌,一次次手术,一次次化疗,没有摧垮母亲的意志,母亲以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一次次从死亡线上挺了过来,那种坚韧和顽强连医生护士都惊叹不已。

母亲最突出的底色是善良。母亲心肠好与生俱来。母亲爱家人,关心每一个小家庭,关心家庭的每一个人,关心每个人的工作、生活、婚姻、子女。母亲爱亲戚,特别关顾我父亲这房的老亲和晚辈,病重期间,还念念不忘舅舅、舅母八十岁生日的安排。母亲爱朋友,像一团火,走到哪里朋友就遍布哪里,有如东老家的朋友,有台南的朋友,有工作过单位的朋友,有往来几十年的邻居朋友,更多的是新结识的上老年大学的朋友,晨练舞剑的朋友。忆起前些年,母亲居住盐城的时日,许多熟识的老领导、老同志无不对母亲礼赞有加。母亲同情帮助弱势群体,乐善好施,对于生活困难,需要帮助的人,不吝资助,像一盏明灯,点燃许多困难家庭的希望之火。

母亲最感人的品质是无私。公私分明、一心为公,是母亲一辈子坚守的底线。母亲从不图别人的钱财,从不慷集体之慨。即便是在全家经济非常拮据的年代,也从不沾公家一分钱便宜。当年皮鞋厂分地皮,母亲认为自己是厂的主要负责人,宁可把机会让给普通职工。诸如此类的事情可以举出很多,有时还受到家人抱怨,殊不知这就是我们亲爱的母亲,这就是母亲大公无私的可贵品质。

母亲最纯洁的党性是正派。对党忠诚,对事业高度负责,做事公道正派,原则性强,这是老领导、老同事、老部下对母亲的共同评价,也是家人和亲友的切身感受。她爱憎分明,对好人好事她热情赞扬,对歪风邪气她毫不留情。家风如雨,润物无声。她对我们兄妹三人要求甚严,决不允许我们做有损组织的事,有损祖宗的事,有损朋友的事,有损良心的事。单位处理复杂疑难问题总是母亲打头阵,亲友邻居家庭有矛盾总喜欢请母亲出面评理调处。在邻里亲友圈里,母亲就是正义的化身,任何时间、任何场合都充满了正能量。

母亲那么坚强,迈过了那么多的坎坷,可是当得知自己患的是肝门胆管癌时,母亲虽然表面镇定,内心却是那么无奈和绝望。当我们送她到上海中山医院找到樊嘉院士、丁光宇博士为她治疗,当我们合计不惜代价全力救治,母亲心里坦然了,生的愿望强烈了,以极大的勇气积极配合治疗,与病魔顽强抗争,遗憾的是回天乏力。最后时刻,母亲走得突然,但也很安详。虽然没有留下一句嘱托,想必母亲也完全可以了无牵挂,因为儿女都已长大成熟。

母亲,您是一部大书,我们永远读不完,您的美德是留给子孙们最大的财富。

母亲,您是一座高山,我们永远仰望你,您的人格是我们晚辈永远学习的榜样。

母亲,您安心地走吧,祈愿天堂里没有病痛!母亲,先您44年而去的爸爸需要您的陪伴,年迈的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需要您的照顾。

母亲,这辈子您独撑单扛的太多太重,来生您不要坚强,您安然憩息吧!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