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军: 故宫博物院的博士后“工匠”
本文字数:1383

记者 顾鹏程 王建生

“故宫博物院修文物的大师里有一位东台人!”

纪录片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在央视火爆上映后,揭开了故宫博物院文物修复的神秘面纱,更让东台人自豪地传播着一个名字:沈军。

故宫是中国明清两代的皇家宫殿,被誉为世界五大宫之首,满载着历史的沉浮沧桑,闪烁着艺术的璀璨光芒。能在故宫修文物,是怎样的一种荣耀?

沈军,我市新街人。2014年从博士后流动站出站后,成为故宫博物院引进的第一个博士后,在文保科技部从事文物修复和研究工作,现为故宫博物院副研究员。

进京采访沈军,正好赶上故宫在准备接待美国总统特朗普。文保科技部里安保森严,外人一律不得进入,沈军只好抱歉地在大门口接受我们采访。

沈军出生于1973年,今年才44岁,但已是满头白发。沧桑的背后,是他艰苦的求学、治学经历。

沈军从小酷爱美术,高中时受到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葛永峰老师的启蒙,1993年如愿考入南师大美术系油画专业。1997年大学毕业后,教育部门的一纸分配通知,将他安排到新街镇成人教育中心工作。虽然回到家乡,但沈军追寻梦想的脚步没有停下,每天仍用大量的时间学习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两年后,沈军再次考入南师大美术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,毕业后到南京财经大学任教,并在南京成家立业。

按理说在南京工作、安家,很安定了,但“不安分”的沈军心中还有更高的目标。2007年,他又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取上海大学艺术研究院博士研究生,由此和雕塑结下不解之缘。2009年博士毕业,一个偶然的机会,沈军在北京遇到曾经的大学老师吴为山教授,一番交流,沈军决定继续报考中国艺术研究院吴为山教授的艺术学博士后。当时,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博士后竞争非常激烈,全国只招三名,音乐、戏剧、美术专业各一名。沈军凭借扎实的功底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终于如愿成为吴为山教授的第一个博士后,于2011年3月从上海来到北京,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学博士后流动站。

2014年从博士后流动站出站后,沈军作为特殊人才,被故宫博物院引进。一家3人全部进京落户。他笑着说,妻子本是北京人,但喜欢南京,在南京上学工作十几年后,谁知道又回到了北京。

工作伊始,沈军逐一走访多位文物修复老专家,梳理了自故宫博物院成立以来文物修复的历史,并撰写了相关研究报告。在故宫博物院工作三年多,沈军独立和参与修复的重要文物达三十余件,其中有咸若馆金漆木雕九龙匾额、倦勤斋漆饰构件剔红寿字如意双耳瓶、般若波罗蜜心经经盒等。并多次参加国际、国内学术交流。前不久,专程赴新疆考察文物修复展,为计划2019年在香港举办的故宫文物修复大展的策展认真筹备。沈军还积极参与艺术领域的国际交流,在一次学术交流中,由于对白俄罗斯雕塑家康斯坦丁·谢利哈诺夫及其祖父作品的精确点评,引起囯内外专家的高度认同,康斯坦丁先生专门找到沈军并握住他的手,说:“没想到能在中国遇到知音,您对俄罗斯艺术的理解太透彻了,中国的同行了不起!”

沈军同时还是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的副秘书长,住建部全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委员,中国军事博物馆艺术品收藏评审专家。担任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《国家美术捐赠和收藏项目:焕然有章——刘焕章雕塑艺术展》策展人,《首届全国雕塑大展》城市雕塑板块的分策展人,受邀参加第三、四、五届“中国·长春世界雕塑大会”并作专题演讲。

谈起家乡的发展,沈军感到由衷高兴,尤其是交通越来越方便,也让他们这些在外的游子们回家的路更近。他说,这几年,每年都回家乡,家乡变化真是日新月异,他祝福家乡越来越美丽。